60年住房变迁 从泥巴屋到大四房--汽车频道

发布时间: 2021-12-18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在城里,原来没有商品房的概念,吃国家粮的都是国家供给制。房子再破再小再旧都是国家的或者单位的。我记得80年代初在湖南师大读书时,一个留校的男老师,要结婚没有房子,又不愿意在集体宿舍里架婚床,就强行占了教学楼四楼的一间男生厕所,请人打掉那些蹬位隔板,粉刷了一下就做了洞房。他的勇敢惹得其他年轻老师自叹弗如,他也因此“赢”得了一个处分。

  好在生活总是要向前看的,告别过去,也许有些不舍,但在住宅方式的变迁中,人们更多体会到的还是日益舒适与便利的生活。

60年住房变迁 从泥巴屋到大四房
http://auto.dbw.cn/   2009-09-29 16:58:59
 

  其实,我家住房的变迁只是衡阳住房变迁的一个缩影,也是中国住房变迁的一个缩影。80年代初,衡阳住房改革还没推行,东风日产5款新车将投产 冲击百万辆(图)-日产,东风日,商品房还是个很陌生的概念,很多人都是三世同堂甚至四世同堂挤在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筒子楼里。衡阳市区人口也都挤在衡阳市中山南北路那一带,住的多是握手楼、接吻楼,光线黯淡,火灾隐患重重,进出极不方便。现在,随着华新开发区等几个新片区的建设,几个大楼盘的推出,住房质量是越来越高。公园多了,道路宽了,行道树郁郁葱葱,住房面积也由原来的一家不到20平米增加到了人平26.7平米,大家住的也更舒适了。

作者: 骆雨   来源: 综合   编辑: 平静
我要收藏】【东北评论】【东北博客】【东北论坛】【我要纠错

  为了建房,早在70年代,我那憨厚的父亲就一直在外打工,修“三线”,修水库,那个时候叫“包副业”。每年回来交给队里一笔钱,队里再给工分分口粮,剩下的就可自己支配。尽管父亲在外省吃俭用,听同和父亲一起打工的人说,父亲吃饭一餐就只要两分钱的咸菜,有时候母亲给他准备一罐腐乳要吃上半年。但由于父亲没有技术只有一身蛮力,工钱是拿得最少的,除了交队里的,到年底也就剩不了几个。但母亲说父亲把家里的口粮还是省下了,使我们兄妹几个得以少挨饿,这是我父亲“包副业”最大的功劳,但建房还只是个梦想。我家建房是到了80年代末期。当时母亲带着一家人,自己做砖,自己挑煤,自己装窑,烧了一窑红砖,又自己动手建成了一栋二层楼的红砖房。但由于地基挖的浅,近年来房子已多处开裂,要大修了。现在,几姊妹大多都在城里买了房,剩下一个妹妹在老家守着这栋房子。

  农村住的变化不用我去说了。在我的记忆里,我出生时家里就只有两间一层的瓦房,土砖墙、泥巴地,厨房和厕所都是茅草盖的,厨房还兼着餐厅。估计是我爷爷的父亲那一辈留下的遗产。刮一次大风就要检修一次,否则就会四处漏雨。包产到户后,农民吃饱了肚子,但建房还是困难。能出去打工后,许多人家里有了余钱。有了余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建房。上个世纪80年代农村最大的变化就是一栋一栋拔地而起的红砖房,农村住房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那几年完成的。我到素有“现代马帮”之称的“物流之乡”衡南花桥调查,看到远远近近,高高低低尽是漂亮的别墅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我在一位村农家里住过两晚,楼上楼下家用电器齐全,热水水冲式厕所应有尽有,电视机就有三台,和城里没有两样。

  1987年我分到耒阳师范时,在教学楼的一楼分了一间单身宿舍,公安部全球通缉犯、崇左黑老大覃亭回国投案自首!-广,我用床把它隔成前后两间,觉得那就是我的天堂,也成了学生的天堂。一下课,房子里就挤满了学生,床上经常躺满了人。晚上年轻老师也挤到我的房子里来,有人偷偷去拔一些教工家属种在校园里的白菜,然后到我房子里用清水煮了吃。早上起来就能听到有人用拖了长长调子的耒阳土话在菜地里骂街,引了学生都趴在窗户上看。一年后结了婚,学校又给我从家属区的平房里分了个筒子楼,一长条,前后隔开做两间房子,门都没有。后面还搭了一间厨房,一个洗澡的地方,只是上厕所还是要到200米外的公共厕所去。这个时候,我那些分在长沙市、衡阳市的同学要么还是住集体宿舍,要么还是住只有公共厨房、公共厕所的筒子楼,条件大多比我还差。尽管房子里经常有老鼠蟑螂出没,我很满足,终于有了套房了,有房了才有家的感觉,我的小贝贝就是在这里出生的。1991年我考到耒阳人民银行,单位分了一套大概50几平米二室一厅的小套间,来个客终于有地方住了。小套间没住几个月,就调到了衡阳市人民银行,这个时候又住上了筒子楼,一间又黑又暗的小房子。幸亏吃饭有单位食堂,上厕所到二楼即可,也没有感到不方便的。后来,单位建了宿舍,本来我是分不上的,领导看我是个人才,找了个理由硬给我加了1分,刚好入围,分了一套二室二厅的60多平米的顶楼。为此还得罪了不少人。有了这套房子,我心满意足了,少年时代住上高楼大厦的梦想终于实现了。我少年时最大的理想就是能从供销社找个营业员做老婆,然后再住上供销社那样4层楼楼上的房子,这个梦终于圆了。再后来,单位又建了两栋新房,我当上了副科长,又换了一套三室两厅的88平米的房子,在这套房子里一住就是十年。前几年,老婆的单位、自己的单位又都集资各建了一套170多平米的四室二厅的大房子,虽然因为种种原因,这两套房子都烂了一段时间的尾,价格比签合同时也加了不少,心里一百个的不愿意,但终于有了更大的房子住了。我的房子前年就已经交房,装修和家具就花了20万,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。现在住着这宽敞明亮的大四房,心里尽是满足与惬意。

  儿时,住着平房,没有抽水马桶、没有整体厨房、没有现代化的家用电器,但是日子却充满了欢声笑语。从平房到楼房,很多人内心都有着一种复杂的情感。正如冯巩在《没事偷着乐》里见到自家渴望已久的新房时没有惊喜,反而忧忧地说了一句:“树没了”,那种情感相信会令不少过来人动容。

  60年的住房变迁,听起来有些遥远,却真切地发生在每个人身边。而我们每个人都是时代进步的见证者。
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